从“遵陈言务去为人师表,探人类起源集腋成裘”说起——悼念吴新智老师

时间:2021/12/16

字体:[ ]
64.2K

从“遵陈言务去为人师表,探人类起源集腋成裘”说起

——悼念吴新智老师

锦州医科大学 席焕久

“遵陈言务去为人师表,探人类起源集腋成裘”,这是作者为吴新智院士九十华诞写的贺联。一生中,他在为学、为师、为人、为事等方面都是我们的楷模,用“为人师表”是当之无愧的。吴院士用毕生的经历探索人类起源,取得了骄人的成就。吴院士生前回顾他的人经历时念念不忘他中学时代的老师。

在高中学习国文时,语文老师杨人緶经常强调,作文应如上海《大公报》社论那样条理清晰,逻辑性强,文字简洁,没有废话。言之有物,标新立异,不陈词滥调。““唯陈言之务去”就成为写文章和开会发言的箴言,这句话影响我的一生”,吴院士回忆说。“唯陈言之务去”出自唐代韩愈《答李翊书》:“唯陈言之务去, 戛戛乎其难哉”,指陈旧无意义的言词一定要去掉,应排除陈旧的东西,努力创造、革新。用心为文的人都很重视古人的这个经验总结。吴院士一直将其奉为圭臬。不仅写作、发言时不说套话,有创意,还在其科研中不循规蹈矩、而是尊重事实、尊重科学、一丝不苟,不迷信书本,敢于挑战权威。在几十年古人类学研究中,吴院士一直牢记该箴言,从而不断创新取得新成果。关于地质年代问题,过去只看别人报告,人云己云。由于吴院士能做到善于学习、独立分析,即便《Nature》 和 《Science 》发表的学术论文他也不为所惧。2009年,《Nature》发表周口店新的年代报告论文,主张测定年代为77万年以前,吴先生以充分证据推翻了那篇论文的结论。1998年美国哈佛大学学者来周口店采样(原始人用火),在《Science》发表原始人用火的论文,吴院士用古地层学有关理论否定了这些学者的看法。《Nature》发表的巫山人报告也被吴院士驳斥,后来原文作者给杂志社写信承认其证据确实还不充分。1987年,一篇云南地质所从云南元谋一位小姑娘手中购得“龙骨”(化石),因其中一颗牙齿很像人,有人就写了报告认为是人的并得到某老科学家和当地领导的支持,吴院士研究后用大量事实证明其并非是人的而是猿的。诸如此类的例子很多。

在中国解剖学一次年会上,吴院士为外宾做即席翻译,他那流利娴熟的翻译至今仍令解剖界的老师记忆犹新。结束后,外国人惊讶地问吴先生在哪国留学,跟谁学的英语。国内则有人说吴先生是教会学校出来的,所以英语强。其实这些都不对,吴先生既没留过学,也未曾在教会学校学习过。仅靠不断积累、随时纠正、随时学习而已。正是其所谓的集腋成裘。吴先生初中时读过一篇题为“A little at a time”的英文,讲的是一个人每天抽点时间练习弹琴,天长日久,积少成多,琴艺成就将令朋友吃惊。自此,不浪费点滴光阴,充分合理利用一切时间读书、思考、做工作的思想就成为其座右铭。“A little at a time”这句箴言教其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和集腋成裘的道理。只不过吴先生自谦地说:“现在还称不上“裘”,充其量是小背心。”在上海为他颁发终身成就奖的仪式上,他说,“我还不到领终身成就奖的时候,奖我先拿着,以后继续努力”。在场的人无不为吴院士的谦虚严谨作风所折服。

这两个小故事只是吴院士人生中的点滴,但它给人以启迪。我们要学习吴院士这种精神,不断创新,不断积累,谦虚谨慎,努力前行,化悲痛为力量,在习近平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引下,为国家、为人民作出更大贡献!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